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冬天的博客

冬天来了,春天不会远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17、青春独奏交响曲  

2018-01-04 16:07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青春独奏交响曲(两个故事

和三代男人独奏

选择,人生之路有很多需要选择的东西,是否都能够如愿以尝的得到,其实很难,阴差阳错的事情太多了。人世间,有多少爱是擦肩而过,又有多少恨却不期而遇。有多少情是遥不可及,又有多少仇怨是避而难逃的。

当这一切的一切,不得不凭天由命的顺其自然,而不情愿的迎接其结果时,那就只得面对现实了。让【青春独奏】,看来现实就是残酷的!

五十年代到七十年,是中国不平凡的时期。时代造就了这一代人,同时也赋于他们的生存环境。物资,精神和人们的心态,有爱恨和情仇,有自卑和自豪,让人们不得不在这里周旋,去承受它的洗礼折磨和捉弄。

不知是什么原因的触使,那个时代,往往会把在各个方面都不谐调的人,冲激到一起。是他们从来就有情感的基础吗,还是真正的知心知己,激情的火花燃成的是否就是爱,可能只是在朦胧中的碰创,走到了一个屋檐下,开始演奏起锅碗飘盆的交响曲。而生活的步伐总是与他们开着各种玩笑,那不谐调的【青春独奏】音符让青春去独自演奏,演奏着第一部曲,喜怒忧伤和不谐调的人生絮曲。

但是,锅碗瓢盆在一起是难以不碰创的。反反复复,难免不破碎。在破碎的交响曲伴奏下,还是没影响到开花结果。果实的成熟需要有人浇灌爱的汁液,需要阳光的滋润。那破碎了的锅碗瓢盆,又不得不互相拼凑到一起,勉强的被搬到一个桌面上,为了稚幼的嫩苗而艰辛的奉献或付出那第二部交响曲。

几十个寒署,分分合合,在这裂痕累累的,干枯的土地上。阳光并不温暖,捧着这破碎的锅碗瓢盆,迎接着一次次的暴风骤雨,把灵魂罹炼得伤痕遍体。每天带着这痛楚的伤痕,在虚伪的掩饰下,强颜欢笑,委曲求全。这虽然不普遍是这样,但也有为数不少的,不为人知的隐隐现象的存在着。

但是,并阻碍不了又一部序曲的诞生。这破碎了的锅碗瓢盆,带着重重叠叠的裂痕,去宽容,去包含。还得继续盛装着生活的汁液,去浇灌未来,去延续着---------

青春在破碎声中被一点点蚕蚀,消逝。把花容月貌蚕蚀得所剩无几,并没有迎来几许,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春光明媚,却让晴天劈沥降落到头顶。他几于成为只有呼吸的生灵,她承担起比照看婴儿还要艰难到多少倍的负重,日复一日,历经多少个日日夜夜,让他站起来了,由扶杖练步,到弃杖而行。当人们看到这一幕,一个伟大的看护或者是一个保姆,让他得以再生。

人们又不得不发出赞叹!唏嘘!一个伟大的女性形象,展现在熙熙漾漾的人流中。

如果说生活是首歌,那在家庭里就应该有一个唱歌的和一个伴奏的。如果说人生如戏,那么,两个人就是在演主角和配角。歌也好戏也好,有的唱的是喜歌,演的是喜剧。也有的是逢场作戏,也有的是真真实实的,灵魂深处里演奏出来的合奏曲。不管哪一种,都能够接出成熟的果实,这就是结果。

这是一个真实的家庭演变过程,她与三个(三代)男人周旋到花甲之年,还在继续。一个光辉灿烂的灵魂,演译出来的可歌可泣的故事。不,它不是故事,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家庭剧场。在演译着一曲【青春独奏】的变奏曲。在这个破碎的锅碗瓢盆独吟曲里的那另一半,是如何配合演奏的。将如何对待这个承受了一生的【青春独奏】的主人公。他这个配角起到的是怎样的作用呢!只要了解了内情的人,都不会平静的不被震撼。

当一眼见到这个剧场里的主角的时候,震惊。如何去理解这个世事的反差,一种敬佩之感由然而生。一切吝悯,同情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只有这伟大的崇高精神,情操,令人崇拜的五体投地,敬佩而更加尊重。

但残酷的现实,却不得不令人唏嘘不已!真的象“司马相如与卓文君”那样当垆沽酒有情人终成眷属该有多好啊!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和她的另一半,曾离了三次婚,最终还是不得不凑全在一起。就有了上述的故事。


【呓】终生

又一个故事,从遥远的记忆中走来。观影视剧【独爱一生】,这里的主人公天熙和天照,两个截然不同出身的人,演译出的不同的心理状态和结果,令人不得不深思。天熙由一个乞儿的人生转变,展示了世俗观念在人们心理上的作用。其实这个观念,它就是一把利剑,在宰杀人们的灵魂。

当这种现象体现在人际关系的交往中,那就是金钱,地为和身份贵贱难以逾越的宏沟。它也体现出崇拜,歧视,奉承和鄙夷,这就是人类的通病。所以人就都往高处走了,可是高处又不胜寒啊!

一个乞儿当步入到能够独立生存的境际,必然会碰到时代和社会上种种不协调的音符,会有形形色色的不同音调,冲击着你的神经和灵魂——让人振奋或垂伤,自豪或自卑。

这是一个类似天熙和天照故事————

在那个穷乡僻壤的山乡里,那一年回来一个历经坎坷的青年,很无奈的溶入到这里,成了这里的农民。论相貌还说的过去,只是初干农活不顶个,便遭来人们的品头论足。说:“就他能干个啥?”

一语贬言断人肠,说长道短隐悲凉。

人生之路坎坷程,多年之后观现场。

是非曲直慎开口,自家有女泪暗淌。

张口结舌无理论,哭笑等待定短长?

品行相貌说得过去,文化还有一点,春天回来秋天就在生产队里被利用上了。虽不是刮目相看,到也引人注目那么一点点。

只可惜多多磨难,令他从乞儿起步的人生,家境贫寒,豪无积蓄,现挣现用,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也就是混个眼前活命而已。因而,成家立业几经反复是乎不是很顺利的。

人吗!千古以来的定律,一步蹬天是人们的夙愿,都想吃现成饭的。谁也不愿意辛辛苦苦的现挣现吃,去渡那过渡时期的生活。

事后他无意间得知,原来曾有一家境优裕,吃着商品粮的少女,内心中很是青睐他,他始终不知。但是,由于屈于门当户对的世俗和当时他的具体情况,令其一直暗闷在心里。

就在此时,她朝夕相处的闺密,至亲农家之女,却捷足已登,在进行过程中,其母由于至亲的关系,还参于反驳异议,并说:“就他只能拿个笔杆,还能干啥!”但是最终也没能阻止进程。

值此之变,她就更不可能坦露心扉了,那就更加郁闷心中,有泪暗淌了,不久就病倒在床,一病没起,乌呼哀哉了!

其家人及母亲都不知原何郁郁成疾。但是,在临终之际,昏迷之中,可能是回光反照,呓魇之语频频,心机泄露。其家方始恍然大悟,原来根源在于此。已入绝境,无可挽回。

其情自然避而隐之,而且更不能言之于外。一个可怜的人,因忍受暗念之苦,而不能外言抑郁成疾而殒!奇思暗隐,不亚于“聊斋”之类的故事,现时之中不可能有人知晓了,其结局可惜可叹!

因居之近邻,已是沾亲挂故了,乡间家庭妇女经常相聚交往,闲谈默论,花季而殒,令人挽惜,其嫂难免没有口误失言之时,泄露其呓魇之情。自然传入所谓的,而且是不知情的,当事者耳朵之中。听后到也令之唏嘘不已,伤感之际,自然垂伤自愧门第之差,误人至极!

其实那所谓当事者,也并非不可,只是惧于世俗偏见,门第之差,根本就没敢妄想,更无妄为。岂料竟然出此之单思结局,奇闻理之难论。到也雷同“聊斋”故事在现实中的再现。其事情的因果,不能不和那个时代潮流和传统礼念有关。

那个时代,工农之间难以逾越的宏沟。也给青年男女择偶带来了一个是乎是不成文的定规,女青年还有一个性别优势,靠择婿可以改变身份,而男青年那就望洋兴叹了!茫茫流水,相隔两岸。曾经很长一段历史时期,都流行一个口头顺口流:“一干部、二军官、三职员、四工人,宁死别嫁老农民。让农村男青年的心啊,那个凉啊!从头顶上寒到脚心,寒透了!就不用说了!

人生取向决定于什么!他取决于时代。那是跨入六十年代,山乡人们总是崇拜吃商品粮的,每月拿着商品粮供应证,到粮食供应站能领到几斤大米和白面。而且享受这个殊荣的决大多数都是国家在籍的职工,工人。不久由于形势又赋予一条,吃商品粮的子女可以接班了。好象是一个很荣耀的光环罩在头上,自己沾沾自喜,欣慰而自豪。就连那些左邻右舍的农民邻居们,也都敬佩和羡慕不已。同时,也自愧不如而垂伤自卑。

一段三言五语几百字的故事,说的是对别人说长道短的人,自家竟然遭此难以启齿的苦衷。它引来前伸后展的一段时代现象。不!一个惨烈的不为外人知晓的事件,独自在呓魇中坦露的心扉【独呓终生】。它渗透着什么样的时代,留给人们的深思,它不亚于影视剧【独爱一生】里主人公的故事,让人观后而去联想。

其情节与影视剧【独爱一生】如此的雷同!令观者回想起当年现实中曾经的事实。这就是人类社会的无形杀手,没有什么比这再残忍,无情的,让受害者无声无息的,默默的,无人知晓的,看似很正常的,生老病死,其实蕴含着极其痛苦的心灵折磨。这个无形的杀手,那凶残,无情,让人对人性产生了疑惑,质疑,遣责。

什么门当户对,肩膀头一般齐,贫富之差,身份之差。难道人们就都靠这些去维系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吗!

那么。情感是什么!难道就都是建立在这上面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,交流,交换的筹码吗!什么是人间只有真情在!在哪里啊?

这个筹码的代价太大了!

这就是道貌岸然背后的,富有贫穷,门第之差和三纲五常的传统道德。隐藏着扼杀真情实感的,杀人不见血的的软刀子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